点击关闭

岗位出行-在“火树银花不夜天”的城市过年氛围中,也有许多人舍小家为大家,默默坚守于假日岗位……这些不能回家过年的人,也是父亲或者母亲,是儿子或者女儿,是丈夫或者妻子,是兄弟或者姐妹……也有对亲情的期待、对团圆的期盼

  • 时间:

【苏亚雷斯接受手术】

“反向春運”可緩解春運壓力。有關部門預計,2020年春運全國旅客發送量將突破30億人次,對交通運輸能力提出越來越高的要求。為此,國家發改委等部門前不久發佈的《關於全力做好2020年春運工作的意見》提到,推行回空方向列車票價優惠措施,鼓勵“反向春運”。道理不難理解,當春運期間返鄉者少了、進城者多了,交通運輸壓力就能得到一定程度的緩解。與此同時,也可改變鐵路、公路、飛機去程時人滿為患、擁擠不堪,返程時客源寥寥、冷冷清清,保障運力資源不浪費。

□何勇海近日,在交通運輸部運輸服務司指導下,某地圖發佈《2020年度春運出行預測報告》。報告顯示,2020年春運高速擁堵程度或為近3年來最高,而反向春運的持續增長,也將成為今年春運出行的一大特色。

“反向春運”可解難以團圓的辛酸苦澀。在“一票難求”的春運搶票大戰中,有人因搶不到票而難以回家過年;在浩浩蕩盪的春運返鄉人流中,有人要服務於春運而無法回家過年;在“火樹銀花不夜天”的城市過年氛圍中,也有許多人舍小家為大家,默默堅守於假日崗位……這些不能回家過年的人,也是父親或者母親,是兒子或者女兒,是丈夫或者妻子,是兄弟或者姐妹……也有對親情的期待、對團圓的期盼。“反向春運”則把家人送到他們身邊,讓他們在流逝的時光里感受團圓的美好。

當然,“反向春運”這兩大正向意義的取得,與部分人觀念轉變有關,比如故土不再難離,家不是年的唯一方向,只要能團圓,哪裡都是年,這是社會發展的進步。因此,“反向春運”應得到更多部門、城市、商家等共同呵護。

運輸部門應讓“反向春運”更順暢,比如,將回空方向票價優惠落到實處,開設“反向春運”服務崗位,做好志願者幫助搬運家鄉特產、引導幫扶老弱幼檢票上車等服務,讓這些特殊旅客的旅途少些擁擠疲倦。城市也要增強“反向春運”吸引力,比如,向因親人堅守崗位而“反向過年”的人發放免費看演出、免費旅游、免費出行等過年禮包,社區也可開展豐富多彩的文化聯歡聚餐活動,讓“反向過年”者擁有同樣的年味,不虛此行。察勢者智,馭勢者贏,當城市留住勞動者,或許年後就不會出現招工難。

春運遷徙大潮讓人動容,其中一種逆行身影同樣讓人動容。他們參與的是“反向春運”,帶著大包小包的年貨,帶著年齡尚小的孩子或白髮蒼蒼的老人,帶著與親人團聚的急切,帶著對親人不能回鄉過年的理解,到大城市團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