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权威执法-警察执法的权威不容挑衅是社会共识

  • 时间:

【欧文21分】

因此,權力有必要保持謙抑。互聯網時代,網友素質高低各異,對某件事情的看法和接受程度也不同,過分強調千篇一律幾無可能。如無更多證據印證,過於苛刻地將“奶奶的腿”定性為“辱罵”的話,輿論場中的惡性拉鋸戰將是對權威的最大傷害。

近日,安徽亳州一男子因違章停車被貼罰單後,在朋友圈吐槽“奶奶的腿,接個小孩停十分鐘一百”,結果被行政拘留。1月13日,@亳州公安在線通報稱,已組織督察、法制部門和派駐紀檢監察組組成聯合調查組,對該事件展開全面調査。

毫無疑問,“奶奶的腿”不是文明詞彙,在不少地方確有“罵人”的意思,但還有一些地方則理解為“牢騷”,因此要確定該男子的發言是否屬於“辱罵”,須結合具體場景來判斷違法性的構成,這應該也是目前聯合調查組對此全面調査的重要內容。

過於苛刻地將網友言論上綱上線,輿論場中的惡性拉鋸戰就將成為對執法權威的最大傷害。

於法理上,權威當是建立在正當性、合理性、必要性基礎上的服從。其中,必要性是其重要原則。通俗說,無論是刑事懲罰還是行政處罰,都非萬能。作為人類社會的行為規範和製裁措施,刑罰(或者處罰)不是唯一選項,更不是第一選項,它只有在所有其他社會規範和製裁手段用盡之後仍不足以保護法益時才有必要予以適用。

德國社會科學家韋伯提出,人類社會的權威有超人型、傳統型和法理型三種。在強調法治的今天,法理型權威尤為重要。這種權威建立在正式制訂的規則和法令的正當性基礎之上,公眾之所以服從法規,是因為他們相信法律和規章制度是正當的和合理的。相應地,我國行政處罰法也將堅持處罰與教育相結合作為基本原則,強調糾正違法行為的手段必須適當,遵循處罰法定原則。

總而言之,“法律不理會瑣細之事”,而執法的公信力體現在對違法行為的依法處理上,這無疑需要更多謹慎。

警察執法的權威不容挑釁是社會共識,也是不可逾越的底線。警察代表國家行使執法權,《人民警察法》規定,公然侮辱正在執行職務的人民警察的,給予治安管理處罰。最高法、最高檢、公安部近日聯合印發的《關於依法懲治襲警違法犯罪行為的指導意見》也明確指出,對襲警情節輕微或者辱罵民警,尚不構成犯罪,但構成違反治安管理行為的,應當依法從重給予治安管理處罰。

退一步講,是不是對該男子採取行政拘留,就維護了警方執法權威?這也是本案引發爭議的主要焦點所在——如果這樣就動輒得咎,執法權威未免有些脆弱。

問題在於,“奶奶的腿”有沒有構成對警察執法權威的挑釁?或者說,有沒有達到相關法律法規“公然侮辱正在執行職務的人民警察”或者“辱罵民警”的地步?這一點需仔細釐清。

成立聯合調查組,是對輿情的回應動作,也表明當地將對此事的合法合理性梳理提上了日程。回看此事,有些地方確實值得置於法律框架下解析。

當然,在具體實踐當中,要求基層執法者任何時刻都保持全知和謙抑狀態,也未嘗不是苛責。關鍵在於,對於類似爭議,雙方能否引入裁判作出公正評價,以此而言,當地根據輿情反饋及時組織全面調查,也是執法體系內部糾錯能力的體現。